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作文 >

作文

吃过东海的道式深水虱像啃了只大号潮虫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2-06-21 点击数:

  道式深水虱,是两者唯一的交集,物种间的残酷竞争显示,人类和它都宣称自己获得了最后的胜利。这种面目狰狞的生物,看上去像受了辐射,是《星际争霸》中虫族“口水蛇”的原型,应该活在《环太平洋》的深海世界观之中,按理不应作为人类餐桌上的食物。

  听说吃过的狠人每晚都能梦见夜叉扒床、水鬼报喜或龙王出殡,这与深水虱童年的成长经历十分相符,不排除有托梦寄生的可能。东海地区的海鲜,常年以丰硕著称,这不仅指开渔后捕获鱼群的多少,还指具体个头的大小。

  大多数深水虱身长在30厘米左右,但也有一些体型巨大,长达60厘米,和人类小腿基本等长。

  这样的尺寸像是商量好的,能完美放进蒸锅,大只的适合家族聚餐或在餐厅彰显财力,小个的适合下酒或叙旧。烹饪方式不求花哨,也不看刀工。

  清蒸,是大多数海鲜最好的归宿。把它算作海鲜有些牵强,毕竟没有渔民去刻意捕捞这种邪祟,在市场中的身影十分罕见,粉丝极其小众,大概300-500元一斤。

  吃过的人态度两极分化明显,一些人直接yue出了内丹,另一些人则有种觉得冲击舌尖的奇异感。

  先用刀取出它的胃,千万别好奇戳破,破碎的胃液气味,接近刚吃完臭豆腐的黄鼠狼和刚啃完榴莲的臭鼬打架的氛围。由于太过邪门,《本草纲目》中都没记载,李时珍看了它肠胃估计也会不适。

  如果硬要说它有什么奇怪的疗效,除去壮阳,那就是壮胆,吃一只夜不能寐,吃一对野墓求醉,吃三只元神归位。

  如果克服心里的偏见,猛吃一口,像是在嚼牡蛎与梭子蟹的混合口感,皮肉紧实略有回甘,回味一下,有两只皮皮虾在口腔里玩球。在全球范围内,深水虱都有分布,但很少能见到活体,倒不是和麻雀一样气性大难养活,而是出海就爆腔,上岸就尸僵,体型越小成活率越高。

  从马里亚纳海沟到舟山渔场一带的海域地区,这里的深水虱常会因洋流浮沉于世,在颠簸的浪涛中常会被渔网缠住,但它们从不畏惧,毕竟任何物种面对它们都会无处下嘴。它诞生在1.4亿年前,白垩纪中期就能干过恐龙,用《进化论》来推演物种衍化,只能明白部分恐龙上岸后,打开了两栖动物进化的新形势和新局面,却没说具体原因。

  鱼龙和蛇颈龙被道式深水虱追得被迫上岸白手起家,嗓子眼里小声哼哼的还是孙红雷版的《征服》电音。不过它有也它的惨,虱叔也有虱叔的难。

  上岸得先挨顿闷棍,渔民怕它们使坏咬死咬伤别的高价值鱼,基本看到了深水虱就当场打晕,所以,你在海鲜市场中如果看到了这个物种,会觉得看上去不太聪明。

  趴那一动不动,任谁都能戳上那么几下,这不是鱼贩以次充好,而是虱叔们早就选择了摆烂躺平。今天之所以能看到这种诡异的美食,纯粹就是欺负它们不会上网,打得就是个信息差。

  在水族馆中很难见到它的存在,珍惜程度可以说是海洋中的大熊猫。“向阳红03”船首次在南海获得深海水虱样品

  趁它睡着时,可以试着上手,记得提前买好保险,标注“其它不可抗拒因素”。吃前得先鉴赏,色香味少一个环节就是对这个上古邪神的不尊。

  没扒拉开的嘴,是环形的几排密齿,被啃一口就是块劳力士大金盘,背后的圆壳是庞德抬棺,是灵魂神龛,也是元婴俱灭,随时准备砍价。有道行的深海鱼,即使再没眼力见,也不愿招惹这样一个价格屠夫。

  它是深海中的痞子,每一次出行,都能让几个深海鱼的家族群减员,算寡妇制造者。被深水虱咬过的鲸鱼皮肤

  14条勾足、2对下颚,没有一个部位是多余的,扒着谁谁就得扛回家,这是前生的宿命,逃不掉。

  两根长须就是两条电棍,这个长度代表着社交安全距离,提醒着深海水族出门时都有点数。防御的手段和进攻同步优秀,它唯一怕的只是大一些的同类,受到攻击时,全身缩成一个球,360度无死角,是最懂安全的卫士。

  它的一生,凝结了人类的纠结,甭说吃了,看一眼都哆嗦,从外形上来判断,这与陆地上常见的鼠妇,也就是潮湿虫十分相像,事实上两家也是远亲,分别代表着同系产品中mini和plus pro sup max的两个极端。

  有人把捕捞上皇带鱼称为海啸来临前的灾难预警,道式深水虱被捕上岸,则代表它自己可能确实不想活了。皇带鱼出海通常都与地震、海啸、海底巨型火山喷发相关

  它在海中没有天敌,是等足目浪飘水虱科中最野的存在,在一些东海风物志中,它是派去龙宫的钦差,基本做到了龙王管的了的它能管,管不了的也能管。

  它长期以腐食为主,负责海床的善后工作,有时嘴馋了也会尝鲜,趁着洋流浮上去,专逮大鱼啃。由于视力不好,下手不知轻重,平时用冷却的岩浆石磨牙,神兵藏锋,是典型的孤勇者,经常有海底电缆被它啃噬,维修成本高昂,大洋两岸的人民为此都十分懊恼。

  巴哈马曾有一处鲨鱼站的一水下摄像系统发生“故障当机”,案发地在水下8500英尺(近2600米)处,有经验的渔民一看牙印,撩开袖子和电缆破损处一对比,就知是深水虱所为。

  虽然这一邪祟的物种袭击摄像设备实属罕见,但它们在墨西哥湾海域却拥有最狠的诨号--“裸泳黑客”,普通黑客求的是财,虱叔们图的是乐,说断网绝不含糊,上来就是一嘴,这还不算每年被它咬断的电话线,据说其中的人类加密信息,还能满足它们前所未有的偷窥欲。它们生活环境恶劣,三餐都是问题,没人给上医保,蹉跎中练就生存绝技,耐高压耐低温还耐歧视,其他深海物种即使有意见也不敢提,它们是小区中最跋扈的业主,物业上门催款都得提着酒。

  平时在海底晃荡就像老爷子在公园遛鸟,起点和终点都是迷,走到哪全看洋流和天气,好奇心还非常重,经常围观其他同类打架,然后捡漏专捏软的啃,道德让人十分质疑。但这并不妨碍它以高贵的身价占领高端食材的金字塔尖。